体育彩票销售站联盟

京畿塞外寻找瀛西杨家将的足迹(三)舍身崖

麒麟轩2018-11-20 16:49:01

欢迎您

     离开金阁山,下一站就是“舍身崖”,想游览这里真的需要有充足的时间。

    据《宣化府志》载:“龙门峡”,在云州东北五里,即舍身崖。两山相对如门,壁高千仞,其下塞外清水循崖屈注,琮潺有声,即《山经注》:沽水南出峡,所谓独固门是也。元代诗人陈孚曾写诗歌颂这里:“天险龙门峡,悬崖兀老苍,千蹄天马跃,一寸地椒香。夜雪青毡帐,秋烟白土房,路人遥指点,十里是温汤(赤城汤泉)。

崖半凿石架木为观音阁。阁下刻石为舍身大士(观音大士)像。据载,明“土木之变”,仓上堡千户田坤战殁,其女投崖自靖于此。崖壁诗文、题名、磨刻甚众:有“龙门峡”、“三路咽喉”;“朔方屏障”四字,距地高十余丈,字皆大如屋。

舍身崖又称龙门崖,又称黑风口,独固门,位于河北省赤城县。这里双峰对峙,壁立千仞,远而望之,若天门微启。崖下幽深的涧底塞外诸水汇合于此,水流湍急,有绝塞天险之称。东崖壁石刻面积2000平方米。崖壁上刻满诗赋佳作,现有“三路咽喉”,“雄峙畿辅”,“龙门崖联句”等元明石刻20余品。其中明代御史孙愈贤题刻的“朔方屏障”每字见方3米,间距4米,绝地百尺,气势雄浑,堪称塞外摩崖石刻之一绝。

明代为扼守险关要隘,这里被称为“朔方屏障”。属宣府防御体系中的北路防区,是上北路、中北路、下北路三路军马共同防御的咽喉之地。明代御史孙愈贤题刻的“朔方屏障”,笔画似栋梁,点捺大如牛,绝地百尺,气势雄浑,十分壮观。

舍身崖地处沽水通道上游,为“丫”字形咽喉要隘,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其危崖相对,高耸入云,远而望之,若天门微启;势若刀切,坚硬无比,寸草不生;沿水循涧,只容单骑,可内外沟通。

戍边将帅、文人名士,都有“振旅归来定勒名”的雅兴,所以崖壁上刻满了诗赋佳作。现存元明石刻20余品,纪年明确的,有明代正统、正德、嘉靖、万历、崇祯,清顺治、康熙、乾隆等。

其中,明代御史孙愈贤题刻的“朔方屏障”,笔画似栋梁,点捺大如牛,绝地百尺,气势雄浑,十分壮观。关中屈叟善题的“三路咽喉”,说明这里地势险要,系军事重地、交通要道。

赫赫威名的明永乐至正统间的昌平侯、镇朔大将军、宣府总兵——杨洪“重新修葺碑”,刻碑之时,职衔尚为游击将军、右参将、后军都督府左都督。此公一生得寿七十,然在赤城、马营、独石、宣化、怀来一带,征战、镇守、屯垦、开拓就有整整四十二个春秋。赤城一带的山水草木、城堡烽台、社学庙坛、驰道良田,无不留有他的足迹。

康熙年马腾龙题《龙门崖联句》:“山怒拔天外,双崖壮此门。朔方屏障险,锁钥重重垣。

摩崖石刻中最知名者,应属东半崖观音阁上横刻的“舍身大士”四字。字下浮雕舍身大士像,高2.5米,一女子坐在莲花座上,面目文静,光彩照人。石像上方架有飞檐,远视黄瓦朱栏,犹如空中楼阁。此女有着动人的传说,相传是“土木之变”的殉节者。历史上著名的“土木之变”,是与独石、马营、仓上、云州等塞外八城堡失守分不开的。明正统十四年秋(1449年秋),瓦剌人攻入大同境后,明英宗朱祁镇听从了太监王振的唆使,拒谏亲征。三十余万明军与敌稍战即溃,瓦剌人一路从山西大同向东穷追明军,另一路奇袭独石、马营、云州、赤城,沿沽水而下直插延庆、永宁,堵截明军溃逃还京的退路,终于将其围困在怀来土木堡,全军尽覆,英宗皇帝被俘。

当时,独石、马营、仓上、云州、赤城等诸城,在毫无戒备的情况下,遭到了瓦剌人的突然袭击。守城将士奋力血战,但终因寡不敌众,城陷人亡,死伤无数。《赤城县志》记:“仓上堡千总田坤之女,年十九,痛君虏父亡,不胜义愤,遂投龙门峡死,土人穴石壁瘞之。外封以石,上刻‘夫人’二字。”这场悲壮的血战,就发生在号称“三路咽喉”的云州舍身崖畔。

明龙门崖杨洪题名刻石

所在地点:赤城县云州乡龙门崖(俗称舍身崖)之崖壁上。

形制特征:杨洪题名刻石为龙门崖摩崖石刻之一。是在褐色花岗岩石壁上剔凿出长方、圆首碑形平面上镌刻文字。碑形面高190厘米、宽96厘米。碑文竖式排列3行,全文共34字,字体阴刻楷书,字径宽18厘米、高16厘米。

镌刻时间:明正统四年(公元1439年)

保存状况:完好。

碑文抄录

正统己未旬仲秋上朔吉日钦差镇守宣府等处游击将军右参将都督杨洪重新修葺

免责声明: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如有侵权 联系删除

点击以下连接:阅读内容


▲  2017年瀛西杨家将清明祭祖活动通知

▲  京畿塞外寻找瀛西杨家将的足迹(二)金阁山

▲ 一代名将--昌平侯杨洪

▲ 京师第一铁笔--瀛西九千户杨清

  英雄名将右都督才子杨俊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更多内容